<tt id="uwuxr"></tt>
      <b id="uwuxr"></b>
        <tt id="uwuxr"><address id="uwuxr"><dl id="uwuxr"></dl></address></tt>
        <tt id="uwuxr"><small id="uwuxr"></small></tt>
        1. <b id="uwuxr"></b>
          1. 文化

            年有回味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4-03-01 07:49:19
            分享至: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餃子,獨自,靜靜地包餃子。跑去菜市場,果然有薺菜,買了,興沖沖拿回來,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薺菜餡餃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買薺菜,竟然沒找到,攤主們像商量好似的,都沒有,而之前每個菜攤都有的。不得已,只能買韭菜。若在以前,韭菜包餃子也是佳選,但是今年過年,沒有薺菜就少了那么一點意思。

              小時候在山里,每年冬天我們定會去野地挖薺菜。薺菜和肉是絕配,一起剁碎包餃子,創造了一家人過年時其樂融融的幸福氛圍,成為我們舌尖上的習慣。我家包餃子是皖北傳統,搟餃子皮就像搟面條,搟出一張又薄又圓的大面皮,不切成面條,讓面皮裹纏于搟面杖,在搟面杖上深深劃上一刀,面皮便一層層鋪展開,再切成大小合適的餃子皮。餃子皮大致呈長方形,一頭寬些,另一頭窄些,看上去生動活潑。拿起一個,填上餡,包住,邊緣捏實,順手翻過來,讓兩翼聯結在一起,就成了餃子。家鄉人說這樣的餃子是“貓耳朵”,我們習慣了這樣包餃子。

              有一回過年,軍工廠許多職工回不了老家,就在山里過年。老鄉吳叔和王姨請奶奶去家里吃餃子,讓我跟著奶奶一起去。吃的餃子當然是“貓耳朵”,“貓耳朵”和湯一起盛在碗里,澆點醋,熱氣騰騰,香味撲鼻。這時,另一個老鄉家的孩子來了,進門就喊,叔,姨,俺給你們拜年。吳叔、王姨熱情邀他進屋,給他盛一碗餃子,他吃完就走了。吳叔收拾碗筷,發現剩下半碗餃子皮。吳叔心疼,笑得有點難看,說,他不傻呢,把肉餡都吃了……

              小時候過年真是難忘。

              擇薺菜,洗凈,剁碎,摻上肉餡和姜蔥一起攪拌,然后和面、搟皮,一氣呵成。我執意要自己動手包餃子,妻過來幫我,被我拒絕。她包餃子速度快,包得也好,常常是一個人搟面皮,一個人包,但是她不會包“貓耳朵”,就像我不會包她拿手的如月牙的餃子。她說“貓耳朵”是餛飩,網上有許多人也這么說,可我認定“貓耳朵”是餃子。她包的餃子在我家鄉叫“小湯”,偶爾為之。但是,這么多年我都是吃“小湯”,“小湯”成了餃子,盛在盤子里,不帶湯,吃完可以喝點餃子湯。說實話,如此吃法雖然有時意猶未盡,但是我已經習慣了,爸媽和弟妹們也已經習慣了。然而今年,我就覺得這樣吃餃子少了一種滋味。

              今年過年,十幾口人依偎在老媽身邊,熱熱鬧鬧,做了二十多個菜。我家是除夕中午吃年飯,開飯時,我給爸擺了一副碗筷和酒杯。我輕描淡寫地快速向大家說了這事,沒敢停留。大家的心情都很凝重,都向爸的座位看過去,像是和他打招呼。去年過年,爸還在,坐在輪椅上,說話已經艱難,臉上卻掛著笑容。我請媽宣布年飯開始,爸突然不高興了,大概是覺得自己受到冷落。幾十年來,每年過年都是爸主持的,這次,我覺得他說話困難,沒想到就惹他生氣了。這是我的疏忽,沒想到的。人在生命的尾聲,大概非常在意親人的細微舉動和態度。

              面和得有點硬,搟起來費勁。我又犯了搟面皮的老毛病——中間薄邊緣厚。顧不上這么多了,搟好一張,切好,包一個,頓時找到了過年的感覺。那些年,爸媽就是這樣包餃子的。餃子放在案板上,看上去像真的貓耳朵。爸去下餃子,我等不及,忍不住掀鍋蓋看。爸阻止我,說:“別掀,掀一掀,燒半天……”

              說實話,過年這幾天我都像是在做夢,神思恍惚,像一只風箏找不到大地,不知道靈魂在哪。此刻,包著我熟悉的“貓耳朵”,氣韻一下子打通了。我非常投入地包餃子,把自己的心和情也包進去了。

              一個個“貓耳朵”整齊地排列在蓋簾上,像一只只小貓靜臥,毛茸茸的耳朵支棱著。再細看,又覺得像肚臍,忍不住就樂了。八十七歲的老媽過來幫忙,她嫌我搟的皮厚,就親自動手。面在她手里,像是制作一件工藝品,柔和而富于美感。那一排排“貓耳朵”在我眼前忽然風拂麥浪般,掀起了豐收的喜悅;又像是三月的大別山,春雨田野,燕子穿梭,茶尖上綴著晶亮的雨……

              那是我逝去的童年嗎?

              “貓耳朵”稚拙的姿態,打撈起我沉入水底的歲月,讓我觸摸到那個遙遠的夢。我空曠的身體像一只透明的瓶子,灌滿了時光的水,有一種力量和溫暖在無言地蒸騰,像云,像霧。我看見頭頂上是一片湛藍的天,高遠純潔,我很想飛上去看看。人就是這么奇怪,有時候,一杯茶,一盅酒,一口醋,一把新鮮的荊芥或野芹菜,一塊家鄉的煙熏肉,就能把身體和靈魂喚醒。此刻,我醒了。

              年有回味,回味的何嘗不是思念的人生,又何嘗不是明天的一輪圓月?年是去年的,也是來年的。它承前啟后,繼往開來。假如生命是一座長長的橋,年就是那一個個不可缺少的橋墩。是這樣的嗎?(沈俊峰)

            >>><<<

            年有回味

            2024-03-01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餃子,獨自,靜靜地包餃子。跑去菜市場,果然有薺菜,買了,興沖沖拿回來,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薺菜餡餃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買薺菜,竟然沒找到,攤主們像商量好似的,都沒有,而之前每個菜攤都有的。不得已,只能買韭菜。若在以前,韭菜包餃子也是佳選,但是今年過年,沒有薺菜就少了那么一點意思。

              小時候在山里,每年冬天我們定會去野地挖薺菜。薺菜和肉是絕配,一起剁碎包餃子,創造了一家人過年時其樂融融的幸福氛圍,成為我們舌尖上的習慣。我家包餃子是皖北傳統,搟餃子皮就像搟面條,搟出一張又薄又圓的大面皮,不切成面條,讓面皮裹纏于搟面杖,在搟面杖上深深劃上一刀,面皮便一層層鋪展開,再切成大小合適的餃子皮。餃子皮大致呈長方形,一頭寬些,另一頭窄些,看上去生動活潑。拿起一個,填上餡,包住,邊緣捏實,順手翻過來,讓兩翼聯結在一起,就成了餃子。家鄉人說這樣的餃子是“貓耳朵”,我們習慣了這樣包餃子。

              有一回過年,軍工廠許多職工回不了老家,就在山里過年。老鄉吳叔和王姨請奶奶去家里吃餃子,讓我跟著奶奶一起去。吃的餃子當然是“貓耳朵”,“貓耳朵”和湯一起盛在碗里,澆點醋,熱氣騰騰,香味撲鼻。這時,另一個老鄉家的孩子來了,進門就喊,叔,姨,俺給你們拜年。吳叔、王姨熱情邀他進屋,給他盛一碗餃子,他吃完就走了。吳叔收拾碗筷,發現剩下半碗餃子皮。吳叔心疼,笑得有點難看,說,他不傻呢,把肉餡都吃了……

              小時候過年真是難忘。

              擇薺菜,洗凈,剁碎,摻上肉餡和姜蔥一起攪拌,然后和面、搟皮,一氣呵成。我執意要自己動手包餃子,妻過來幫我,被我拒絕。她包餃子速度快,包得也好,常常是一個人搟面皮,一個人包,但是她不會包“貓耳朵”,就像我不會包她拿手的如月牙的餃子。她說“貓耳朵”是餛飩,網上有許多人也這么說,可我認定“貓耳朵”是餃子。她包的餃子在我家鄉叫“小湯”,偶爾為之。但是,這么多年我都是吃“小湯”,“小湯”成了餃子,盛在盤子里,不帶湯,吃完可以喝點餃子湯。說實話,如此吃法雖然有時意猶未盡,但是我已經習慣了,爸媽和弟妹們也已經習慣了。然而今年,我就覺得這樣吃餃子少了一種滋味。

              今年過年,十幾口人依偎在老媽身邊,熱熱鬧鬧,做了二十多個菜。我家是除夕中午吃年飯,開飯時,我給爸擺了一副碗筷和酒杯。我輕描淡寫地快速向大家說了這事,沒敢停留。大家的心情都很凝重,都向爸的座位看過去,像是和他打招呼。去年過年,爸還在,坐在輪椅上,說話已經艱難,臉上卻掛著笑容。我請媽宣布年飯開始,爸突然不高興了,大概是覺得自己受到冷落。幾十年來,每年過年都是爸主持的,這次,我覺得他說話困難,沒想到就惹他生氣了。這是我的疏忽,沒想到的。人在生命的尾聲,大概非常在意親人的細微舉動和態度。

              面和得有點硬,搟起來費勁。我又犯了搟面皮的老毛病——中間薄邊緣厚。顧不上這么多了,搟好一張,切好,包一個,頓時找到了過年的感覺。那些年,爸媽就是這樣包餃子的。餃子放在案板上,看上去像真的貓耳朵。爸去下餃子,我等不及,忍不住掀鍋蓋看。爸阻止我,說:“別掀,掀一掀,燒半天……”

              說實話,過年這幾天我都像是在做夢,神思恍惚,像一只風箏找不到大地,不知道靈魂在哪。此刻,包著我熟悉的“貓耳朵”,氣韻一下子打通了。我非常投入地包餃子,把自己的心和情也包進去了。

              一個個“貓耳朵”整齊地排列在蓋簾上,像一只只小貓靜臥,毛茸茸的耳朵支棱著。再細看,又覺得像肚臍,忍不住就樂了。八十七歲的老媽過來幫忙,她嫌我搟的皮厚,就親自動手。面在她手里,像是制作一件工藝品,柔和而富于美感。那一排排“貓耳朵”在我眼前忽然風拂麥浪般,掀起了豐收的喜悅;又像是三月的大別山,春雨田野,燕子穿梭,茶尖上綴著晶亮的雨……

              那是我逝去的童年嗎?

              “貓耳朵”稚拙的姿態,打撈起我沉入水底的歲月,讓我觸摸到那個遙遠的夢。我空曠的身體像一只透明的瓶子,灌滿了時光的水,有一種力量和溫暖在無言地蒸騰,像云,像霧。我看見頭頂上是一片湛藍的天,高遠純潔,我很想飛上去看看。人就是這么奇怪,有時候,一杯茶,一盅酒,一口醋,一把新鮮的荊芥或野芹菜,一塊家鄉的煙熏肉,就能把身體和靈魂喚醒。此刻,我醒了。

              年有回味,回味的何嘗不是思念的人生,又何嘗不是明天的一輪圓月?年是去年的,也是來年的。它承前啟后,繼往開來。假如生命是一座長長的橋,年就是那一個個不可缺少的橋墩。是這樣的嗎?(沈俊峰)

            精品国产自线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_日韩亚洲欧美另类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