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wuxr"></tt>
      <b id="uwuxr"></b>
        <tt id="uwuxr"><address id="uwuxr"><dl id="uwuxr"></dl></address></tt>
        <tt id="uwuxr"><small id="uwuxr"></small></tt>
        1. <b id="uwuxr"></b>
          1. 文化

            石磨之思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4-03-01 07:50:08
            分享至:

              “兩塊圓石輪回轉,路在腳下走不完;雷聲陣陣轟隆隆,雪花飄飄不覺寒?!边@個謎語,生動地描繪出鄉村石磨的形象。石磨轉,糧食轉,身體轉,日月跟著轉,生活就活起來了。

              小時候,我常跟隨祖母,看她圍著方格子圍裙,手握磨柄不停地轉著。不知流了多少汗,那些糯米和麥子,才由顆粒變成粉末,最終成為盤中餐。每一口食物,都來之不易?,F在回想起來,那是祖母用勤快的腳步,丈量著人生的長度;用滴水穿石的韌勁,提煉著生活的純度。祖母和石磨的組合,像陽光,在我心里不停地閃耀。

              石磨一面分八瓣,一般每瓣被鑿出十二條斜溝,越向圓心越深,越向邊緣越淺。石磨再硬,終有磨損之時。在五谷雜糧和時間的考驗中,磨槽逐漸變鈍,棱角不再分明。石頭有生命,磨盤會呼吸。石磨出了問題,好比人身體有恙,需要“精心調理”。家里的磨壞了,父親修。祖母說,久病成良醫,你爸悟性高,拿得住粉筆,也提得起鐵錘。

              左鄰右舍的石磨壞了,大都請父親幫忙,他們相信父親。

              修石磨,工具就兩樣——錘子和鐵鏨。不光靠體力,也靠巧勁,講究力道、準度和角度。簡單中蘊含著不簡單。

              鄉鄰請父親修磨,他大多時候都帶上我。來到主人家,顧不得寒暄,父親就投入工作。他左手扶鏨,右手持錘,時快時慢,時輕時重,心無旁騖,似乎與眼前的石磨融為一體。在微小的煙塵與火花中,父親拿著鏨仿佛拿著毛筆,隨心所欲又不逾規矩。

              修磨最考驗手上功夫,一個字,穩。千萬次的擊打,只為一錘定音。最初,從練鏨功開始。等控得住鏨把,掌握了掄錘力度,再打石缸、石槽一類物什。這屬基本功。檢驗把控力,尋一方磐石,鏨一個平面,線條越直、細、密,技藝就越高。在一寸寬度內,鑿下三至九條鏨痕,分別代表不同的級別。做到“一寸十條”,那是高手中的高手。及至如錐畫沙,如印印泥,再練鋼扁鏨。

              父親使用鋼扁鏨,如使木犁。鏨子在他手里聽話得很,每一次敲打,力度大小均恰到好處,鏨頭在石磨的槽溝里勻速前進。在悅耳的叮當聲中,美麗的藍色火花不時迸射出來。我試過一次這種鏨,錘子落在它身上的一瞬,似彈簧一樣跳躍,抖得我虎口發麻。

              只有經過鏨功的錘煉,過了“穩”這一關,才有底氣修石磨。

              修石磨,還得眼到手到心到,藏著明氣力、暗功夫。手起錘落間,除了齒棱鋒利而剛直,還要保證八個扇瓣中的溝槽深淺相同、步調一致。一旦失手,鏨壞的棱角很難再修補。必須再往下加深一層,整個磨面至少削掉兩毫米,所有的溝槽再往下刻兩毫米。寧愿慢工出細活,也不敢有絲毫大意。父親說,認真是修磨之本,石頭也認人,如果偷懶?;?,它會讓你下不來臺。

              一盤石磨修下來,父親帶的鐵鏨會磨損不少,人也似乎瘦了一圈。父親對待手上鐵鏨,是用新不用舊,這與他在生活上的儉省迥然不同。

              隨著父親發出最后一聲“嘿喲”,工作收尾。父親刷掃石塵,用清水沖洗石磨,石磨立即鮮活起來,如新的一樣。合上石磨前,父親還會仔細檢查上盤的木把手是否松動,需要用楔子加固的就加楔子。如果磨芯磨損,就要再做新磨芯。這些細節雖不是分內事,但父親都會一并做好。他說,修好一盤磨,就要讓主人用起來得心應手。

              父親教書之余與石磨打交道,一錘一錘、一鏨一鏨,不偏不倚,規規矩矩。(作者單位:湖北省荊州市紀委監委)

            >>><<<

            石磨之思

            2024-03-01

              “兩塊圓石輪回轉,路在腳下走不完;雷聲陣陣轟隆隆,雪花飄飄不覺寒?!边@個謎語,生動地描繪出鄉村石磨的形象。石磨轉,糧食轉,身體轉,日月跟著轉,生活就活起來了。

              小時候,我常跟隨祖母,看她圍著方格子圍裙,手握磨柄不停地轉著。不知流了多少汗,那些糯米和麥子,才由顆粒變成粉末,最終成為盤中餐。每一口食物,都來之不易?,F在回想起來,那是祖母用勤快的腳步,丈量著人生的長度;用滴水穿石的韌勁,提煉著生活的純度。祖母和石磨的組合,像陽光,在我心里不停地閃耀。

              石磨一面分八瓣,一般每瓣被鑿出十二條斜溝,越向圓心越深,越向邊緣越淺。石磨再硬,終有磨損之時。在五谷雜糧和時間的考驗中,磨槽逐漸變鈍,棱角不再分明。石頭有生命,磨盤會呼吸。石磨出了問題,好比人身體有恙,需要“精心調理”。家里的磨壞了,父親修。祖母說,久病成良醫,你爸悟性高,拿得住粉筆,也提得起鐵錘。

              左鄰右舍的石磨壞了,大都請父親幫忙,他們相信父親。

              修石磨,工具就兩樣——錘子和鐵鏨。不光靠體力,也靠巧勁,講究力道、準度和角度。簡單中蘊含著不簡單。

              鄉鄰請父親修磨,他大多時候都帶上我。來到主人家,顧不得寒暄,父親就投入工作。他左手扶鏨,右手持錘,時快時慢,時輕時重,心無旁騖,似乎與眼前的石磨融為一體。在微小的煙塵與火花中,父親拿著鏨仿佛拿著毛筆,隨心所欲又不逾規矩。

              修磨最考驗手上功夫,一個字,穩。千萬次的擊打,只為一錘定音。最初,從練鏨功開始。等控得住鏨把,掌握了掄錘力度,再打石缸、石槽一類物什。這屬基本功。檢驗把控力,尋一方磐石,鏨一個平面,線條越直、細、密,技藝就越高。在一寸寬度內,鑿下三至九條鏨痕,分別代表不同的級別。做到“一寸十條”,那是高手中的高手。及至如錐畫沙,如印印泥,再練鋼扁鏨。

              父親使用鋼扁鏨,如使木犁。鏨子在他手里聽話得很,每一次敲打,力度大小均恰到好處,鏨頭在石磨的槽溝里勻速前進。在悅耳的叮當聲中,美麗的藍色火花不時迸射出來。我試過一次這種鏨,錘子落在它身上的一瞬,似彈簧一樣跳躍,抖得我虎口發麻。

              只有經過鏨功的錘煉,過了“穩”這一關,才有底氣修石磨。

              修石磨,還得眼到手到心到,藏著明氣力、暗功夫。手起錘落間,除了齒棱鋒利而剛直,還要保證八個扇瓣中的溝槽深淺相同、步調一致。一旦失手,鏨壞的棱角很難再修補。必須再往下加深一層,整個磨面至少削掉兩毫米,所有的溝槽再往下刻兩毫米。寧愿慢工出細活,也不敢有絲毫大意。父親說,認真是修磨之本,石頭也認人,如果偷懶?;?,它會讓你下不來臺。

              一盤石磨修下來,父親帶的鐵鏨會磨損不少,人也似乎瘦了一圈。父親對待手上鐵鏨,是用新不用舊,這與他在生活上的儉省迥然不同。

              隨著父親發出最后一聲“嘿喲”,工作收尾。父親刷掃石塵,用清水沖洗石磨,石磨立即鮮活起來,如新的一樣。合上石磨前,父親還會仔細檢查上盤的木把手是否松動,需要用楔子加固的就加楔子。如果磨芯磨損,就要再做新磨芯。這些細節雖不是分內事,但父親都會一并做好。他說,修好一盤磨,就要讓主人用起來得心應手。

              父親教書之余與石磨打交道,一錘一錘、一鏨一鏨,不偏不倚,規規矩矩。(作者單位:湖北省荊州市紀委監委)

            精品国产自线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_日韩亚洲欧美另类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