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wuxr"></tt>
      <b id="uwuxr"></b>
        <tt id="uwuxr"><address id="uwuxr"><dl id="uwuxr"></dl></address></tt>
        <tt id="uwuxr"><small id="uwuxr"></small></tt>
        1. <b id="uwuxr"></b>
          1. 文化

            文具店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4-04-19 08:02:06
            分享至:

              離開家鄉很多年了,有一天,聽老家的朋友說,街口那家文具店的店主夫妻雙雙離世。這對夫妻經營文具店50多年,直到80多歲才交給女兒打理,后來男主人中風,女主人經常用輪椅推著丈夫上街遛彎、買菜,那天,不幸在路上遭遇車禍……

              記憶的大門從心靈深處打開,我突然淚如泉涌。

              文具店就開在離我家不遠的街口,從小學到中學,上學放學都要路過那個文具店。店主是一對夫妻,那時候應該30多歲吧。開始我們什么也不叫,后來慢慢熟了,叫他們叔叔和阿姨。買橡皮,買鉛筆,買作業本,買練習簿。后來買鋼筆,買墨水,買圓規,買三角板,買量角器。再后來我喜歡上了畫畫,買大張的白紙,買來后裁成16開一張的紙裝訂起來。就算什么也不買,放了學,我們也喜歡進店里逛逛,雖然那個店不大,柜臺大概只有兩三米長。不知哪一天,那個阿姨會突然塞到我們手里一塊水果糖,或者幾粒彩色的糖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可都是我們小孩子眼中難得的寶貝。

              放學的時候下雨了,或者雪下大了,走到文具店,我們就進去避一避,看我們進去,阿姨就會拿出一條干毛巾為我們撲打身上的雪,她身上總是有好聞的雪花膏味。如果是冬天,店里生著煤爐子,夫妻倆還會把我們讓到爐子邊烤一會火,說,暖和暖和吧,別凍著。

              記憶最深的是發生在我讀小學二年級時的一件事。

              那天下午放學后,我一個人走進了文具店。有兩個大人在買東西,我在一旁看了一會,突然叮當一聲響,一枚五分錢硬幣從柜臺上掉落下來,在水泥地上打了個轉后,滾到我腳邊,幾乎沒有思考,我就用腳踩住了那枚硬幣。那枚硬幣對那時的我來說,就像一筆“巨款”。五分錢就能買一張電影票,“堂而皇之”地坐在座椅上看一場電影了。那段時間電影院里正在放《平原游擊隊》,我和其他幾個小伙伴都想看,手里卻沒錢,看過這個電影的孩子故意饞我們,他們大聲唱道: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我們聽得直流口水,傍晚就去爬電影院廁所的墻,然后潛伏在那里,只待傳來電影開始的音樂聲再往下跳,因為我們知道過早地跳下去,很容易被抓住。那天我們剛一跳下去就被逮了個正著。我們被關進一間小屋,抓我們的工作人員說,明天讓你們學校的老師來領人吧。說完他們就鎖上門走了。我們一共四個孩子,我讀二年級,另外三個讀三年級。因為害怕,我們哭起來,怕晚上回不去,家里人會擔心,挨打是少不了的,更怕讓學校知道。好在工作人員只是嚇唬一下我們幾個孩子,等電影散場后我們就被放了出去。

              硬幣滾落到柜臺下后,買東西的兩個人低頭東尋西找沒找到,文具店的叔叔和阿姨就讓他們走了,他們自己從柜臺里出來找,柜臺下面,角角落落。我站在那里一動也不敢動,緊張得額頭開始冒汗。叔叔看了我一眼,走到我跟前,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他沒有讓我挪動地方,而是拉起我的手說,孩子,天不早了,該回家吃飯了,聽叔叔的話,向后轉!他喊了一聲。本來我是面向柜臺的,轉過身后,我面向了店門。叔叔牽著我的手開始向外走,就這樣一直走到店門口他才松了手,說,快點回家吧,有空再來玩。

              出了店門,我頓感一身輕松,一路小跑回了家。

              打那以后,我不好意思再去文具店,后來有同學拉著我去,我才忐忑不安地再次走了進去,叔叔和阿姨還像過去一樣,笑著迎接我們,好像那件事根本就沒發生過。(王明新)

            >>><<<

            文具店

            2024-04-19

              離開家鄉很多年了,有一天,聽老家的朋友說,街口那家文具店的店主夫妻雙雙離世。這對夫妻經營文具店50多年,直到80多歲才交給女兒打理,后來男主人中風,女主人經常用輪椅推著丈夫上街遛彎、買菜,那天,不幸在路上遭遇車禍……

              記憶的大門從心靈深處打開,我突然淚如泉涌。

              文具店就開在離我家不遠的街口,從小學到中學,上學放學都要路過那個文具店。店主是一對夫妻,那時候應該30多歲吧。開始我們什么也不叫,后來慢慢熟了,叫他們叔叔和阿姨。買橡皮,買鉛筆,買作業本,買練習簿。后來買鋼筆,買墨水,買圓規,買三角板,買量角器。再后來我喜歡上了畫畫,買大張的白紙,買來后裁成16開一張的紙裝訂起來。就算什么也不買,放了學,我們也喜歡進店里逛逛,雖然那個店不大,柜臺大概只有兩三米長。不知哪一天,那個阿姨會突然塞到我們手里一塊水果糖,或者幾粒彩色的糖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可都是我們小孩子眼中難得的寶貝。

              放學的時候下雨了,或者雪下大了,走到文具店,我們就進去避一避,看我們進去,阿姨就會拿出一條干毛巾為我們撲打身上的雪,她身上總是有好聞的雪花膏味。如果是冬天,店里生著煤爐子,夫妻倆還會把我們讓到爐子邊烤一會火,說,暖和暖和吧,別凍著。

              記憶最深的是發生在我讀小學二年級時的一件事。

              那天下午放學后,我一個人走進了文具店。有兩個大人在買東西,我在一旁看了一會,突然叮當一聲響,一枚五分錢硬幣從柜臺上掉落下來,在水泥地上打了個轉后,滾到我腳邊,幾乎沒有思考,我就用腳踩住了那枚硬幣。那枚硬幣對那時的我來說,就像一筆“巨款”。五分錢就能買一張電影票,“堂而皇之”地坐在座椅上看一場電影了。那段時間電影院里正在放《平原游擊隊》,我和其他幾個小伙伴都想看,手里卻沒錢,看過這個電影的孩子故意饞我們,他們大聲唱道: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我們聽得直流口水,傍晚就去爬電影院廁所的墻,然后潛伏在那里,只待傳來電影開始的音樂聲再往下跳,因為我們知道過早地跳下去,很容易被抓住。那天我們剛一跳下去就被逮了個正著。我們被關進一間小屋,抓我們的工作人員說,明天讓你們學校的老師來領人吧。說完他們就鎖上門走了。我們一共四個孩子,我讀二年級,另外三個讀三年級。因為害怕,我們哭起來,怕晚上回不去,家里人會擔心,挨打是少不了的,更怕讓學校知道。好在工作人員只是嚇唬一下我們幾個孩子,等電影散場后我們就被放了出去。

              硬幣滾落到柜臺下后,買東西的兩個人低頭東尋西找沒找到,文具店的叔叔和阿姨就讓他們走了,他們自己從柜臺里出來找,柜臺下面,角角落落。我站在那里一動也不敢動,緊張得額頭開始冒汗。叔叔看了我一眼,走到我跟前,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他沒有讓我挪動地方,而是拉起我的手說,孩子,天不早了,該回家吃飯了,聽叔叔的話,向后轉!他喊了一聲。本來我是面向柜臺的,轉過身后,我面向了店門。叔叔牽著我的手開始向外走,就這樣一直走到店門口他才松了手,說,快點回家吧,有空再來玩。

              出了店門,我頓感一身輕松,一路小跑回了家。

              打那以后,我不好意思再去文具店,后來有同學拉著我去,我才忐忑不安地再次走了進去,叔叔和阿姨還像過去一樣,笑著迎接我們,好像那件事根本就沒發生過。(王明新)

            精品国产自线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_日韩亚洲欧美另类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