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wuxr"></tt>
      <b id="uwuxr"></b>
        <tt id="uwuxr"><address id="uwuxr"><dl id="uwuxr"></dl></address></tt>
        <tt id="uwuxr"><small id="uwuxr"></small></tt>
        1. <b id="uwuxr"></b>
          1. 文化

            食皮之味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4-04-19 08:03:15
            分享至:

              有些食物城里人講究剝皮吃,聚會時是這樣,單位食堂也如此?!俺缘毓喜粍兊毓掀ぁ?,是我這種農村人才去做的事。一個人的童年記憶很難遺忘,城里長大的孩子辨析不來麥苗和韭菜,我從鄉下到城里,幾十年改不了食皮的習慣。吃各種果實——樹上的、水里的、土里的,不感受一下皮的滋味,就感覺沒有完整地享受過一個果實。

              譬如地瓜,我是連皮一起吃的,外皮筋道有香味,皮硬肉軟,相互對照,口感好;還有山藥,洗得白白凈凈,即使有須根,連皮帶須同吃,也別有一番風味,能切實感受到山藥的整體美。倘若剝皮吃,好像把一個服飾得體的紳士剝去了衣衫。據說山藥皮營養豐富,多吃有益。云南有七彩土豆,皮是白的,瓤卻五顏六色,兩三好友“隔皮猜瓜”,咬一口,會在錯愕中陡生許多趣味。倘若一個個剝開再吃,趣味全無。

              即使吃荸薺和菱角這種水里長大的東西,我也會整個將它們放在嘴里咀嚼,嫩皮也會吃下,老皮會吐出來,剝掉荸薺的外皮再吃脆肉,就好像讓好端端一家人分開;吃菱角更是如此,唯有在口腔內嚼碎硬殼,那份馨香才會擠出來。剝開吃,好像那份神秘感頃刻全無了。

              至于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應該是另一番味道。皮保護果肉,整體放到嘴里嚼食,舌挫牙咬一輪,吃起來獨有幾分意境。少時在山上遇到大桃,越是被蜜蜂叮咬和鳥兒啄食過的越甜,隨手擦一擦,拿過來就吃,那時水果不打藥,即使不洗不剝皮,吃起來也味道純正?,F在的水果,你要把果皮剝掉,那一堆果皮,就像人脫去了衣衫,拿著水果吃,就少了幾分韻味。

              前些年在南方,有一次在山頂上找酸棗,遍尋不得,當年冬天回京,立即走到香山頂上,順利采到頑固地掛在樹梢上的酸棗,一把摘下就放到嘴里,城里人發現后連忙阻止,我只好聽其勸說,用水洗了再吃。那年大雪過后,我爬香山,在樹葉覆蓋下的層層疊疊里,竟然發現具有斷代感的紅酸棗。這些累積數年的果實,紅棗白雪相映,無比唯美,用雪洗了,趕緊連皮吃掉,一下子找到了少年時的感覺,真舒暢??!

              我算“食皮一族”,或許與少時的貧窮經歷有關。見到一個畫家,善于畫大海波浪,我愚鈍,總覺無岸之浪,猶如無皮之果,缺少了可靠的依托。書畫家比文學家講究意境,留白中能見意境。猶如一塊玉石,開一點口就能猜出內里的質地。有功夫的畫家,寥寥幾筆,就能給人更多想象的空間?!案羝げ鹿稀?,才會給欣賞者以美感。

              有位朋友崇尚簡單質樸的生活,他用微波爐烤出的花生米紅衣素裹,噴香無比,卻無半點油炸花生米的油膩。朋友選擇在一個小島上生活,陽光大海,好不自在。他日常喜歡做特色美食,我尤為喜歡他做的帶皮烤花生。他喜歡特立獨行,做事愛琢磨。他做的帶皮食物,充滿了神秘感。

              我常常停留在烤地瓜攤前,露出童年貪吃的表情,最后總耐不住性子,拿起一個烤地瓜,連皮帶肉地吃起來??镜毓嫌兄净ㄉ粯拥南銡?,天下帶皮的食物,好像皆會給人這種通感效應,不信你試試。(戴榮里)

            >>><<<

            食皮之味

            2024-04-19

              有些食物城里人講究剝皮吃,聚會時是這樣,單位食堂也如此?!俺缘毓喜粍兊毓掀ぁ?,是我這種農村人才去做的事。一個人的童年記憶很難遺忘,城里長大的孩子辨析不來麥苗和韭菜,我從鄉下到城里,幾十年改不了食皮的習慣。吃各種果實——樹上的、水里的、土里的,不感受一下皮的滋味,就感覺沒有完整地享受過一個果實。

              譬如地瓜,我是連皮一起吃的,外皮筋道有香味,皮硬肉軟,相互對照,口感好;還有山藥,洗得白白凈凈,即使有須根,連皮帶須同吃,也別有一番風味,能切實感受到山藥的整體美。倘若剝皮吃,好像把一個服飾得體的紳士剝去了衣衫。據說山藥皮營養豐富,多吃有益。云南有七彩土豆,皮是白的,瓤卻五顏六色,兩三好友“隔皮猜瓜”,咬一口,會在錯愕中陡生許多趣味。倘若一個個剝開再吃,趣味全無。

              即使吃荸薺和菱角這種水里長大的東西,我也會整個將它們放在嘴里咀嚼,嫩皮也會吃下,老皮會吐出來,剝掉荸薺的外皮再吃脆肉,就好像讓好端端一家人分開;吃菱角更是如此,唯有在口腔內嚼碎硬殼,那份馨香才會擠出來。剝開吃,好像那份神秘感頃刻全無了。

              至于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應該是另一番味道。皮保護果肉,整體放到嘴里嚼食,舌挫牙咬一輪,吃起來獨有幾分意境。少時在山上遇到大桃,越是被蜜蜂叮咬和鳥兒啄食過的越甜,隨手擦一擦,拿過來就吃,那時水果不打藥,即使不洗不剝皮,吃起來也味道純正?,F在的水果,你要把果皮剝掉,那一堆果皮,就像人脫去了衣衫,拿著水果吃,就少了幾分韻味。

              前些年在南方,有一次在山頂上找酸棗,遍尋不得,當年冬天回京,立即走到香山頂上,順利采到頑固地掛在樹梢上的酸棗,一把摘下就放到嘴里,城里人發現后連忙阻止,我只好聽其勸說,用水洗了再吃。那年大雪過后,我爬香山,在樹葉覆蓋下的層層疊疊里,竟然發現具有斷代感的紅酸棗。這些累積數年的果實,紅棗白雪相映,無比唯美,用雪洗了,趕緊連皮吃掉,一下子找到了少年時的感覺,真舒暢??!

              我算“食皮一族”,或許與少時的貧窮經歷有關。見到一個畫家,善于畫大海波浪,我愚鈍,總覺無岸之浪,猶如無皮之果,缺少了可靠的依托。書畫家比文學家講究意境,留白中能見意境。猶如一塊玉石,開一點口就能猜出內里的質地。有功夫的畫家,寥寥幾筆,就能給人更多想象的空間?!案羝げ鹿稀?,才會給欣賞者以美感。

              有位朋友崇尚簡單質樸的生活,他用微波爐烤出的花生米紅衣素裹,噴香無比,卻無半點油炸花生米的油膩。朋友選擇在一個小島上生活,陽光大海,好不自在。他日常喜歡做特色美食,我尤為喜歡他做的帶皮烤花生。他喜歡特立獨行,做事愛琢磨。他做的帶皮食物,充滿了神秘感。

              我常常停留在烤地瓜攤前,露出童年貪吃的表情,最后總耐不住性子,拿起一個烤地瓜,連皮帶肉地吃起來??镜毓嫌兄净ㄉ粯拥南銡?,天下帶皮的食物,好像皆會給人這種通感效應,不信你試試。(戴榮里)

            精品国产自线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_日韩亚洲欧美另类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