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wuxr"></tt>
      <b id="uwuxr"></b>
        <tt id="uwuxr"><address id="uwuxr"><dl id="uwuxr"></dl></address></tt>
        <tt id="uwuxr"><small id="uwuxr"></small></tt>
        1. <b id="uwuxr"></b>
          1. 文化

            心燈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4-04-26 08:27:08
            分享至:

              進入紀檢監察系統工作以后,工作較忙,出差也不少。在忙碌的間隙,我時常想起過去。那些已漸漸走遠的人和事,不時闖進我的思緒,讓我情不自禁地生出許多感慨,為自己那份經歷悄悄地感動。

              那時,我還在某野戰部隊通信連。在經過三個月的嚴格軍訓后,我成了一名電話兵,每天忙于爬電線桿、收放線、接線頭、背電話號碼等枯燥的練習。有點空閑的時間,也被搞體能訓練、整理菜地等占據。一天下來,躺在床鋪上時,委屈和失意便不可遏制地涌上心頭。想當初,我可是抱著作品剪貼本,做著軍事記者夢,踏上南下的軍列的。

              可是日子卻在又黑又長的電話線間、班長的口令聲和田間地頭流逝。盡管內心不時被失望裹挾著,但我在努力當好一名戰士的同時,仍然堅持每天寫點文字,寫下自己從老百姓向軍人轉變過程中銘心刻骨的感受,寫下海訓時在沙灘長跑、在洶涌澎湃的海水中艱難游泳的體驗,也記錄下眾多參加演習的軍車在盤山公路上夜行時的遼闊場景。

              一個黃昏,我正遙望著遠方出神,突然被一位戰友拉上了“大解放”。上了車,才聽班長說是到師政治部出公差。

              到了以后,一名上尉軍官指揮我們搬一大堆書。在上尉熱情招呼我們喝水的時候,班長用眼睛瞄著他輕聲告訴我們,他是師新聞干事,在《解放軍報》、省報等報刊發了很多文章。臨走時,班長特意把我們帶到掛著“報道組”門牌的辦公室前,說新聞干事的文章就是在里面寫的。那一刻,我突然發現,作為軍事訓練標兵的班長那一直昂著的頭,很虛心地低著。我知道班長也愛好文學,晚上偶爾在被窩里爬爬格子,也悄悄地寄出過稿子。

              回來后,我眼前老是晃著那紅白相間的“報道組”的門牌,于是,心底那個無數次被按下的熱望又浮了上來。第二天,我給新聞干事寫了封信,講了我的夢想,說我想到報道組去,并莊重地附上我發表過的幾篇散文和幾篇軍營隨感。

              不久,一個飄雨的上午,新聞干事打電話到連隊找我,告訴我軍報有位編輯來部隊組稿,問我有沒有稿子,說機會難得。我用午休時間,把平時涂在本子上的那些文字整理出來,吃過晚飯便匆匆往師部趕。結果編輯不在,有人說,明天再來吧。

              當時雖然有些失望,但我決定等下去。等到晚上九點左右,隨著師部辦公樓的電燈一盞一盞熄滅,我開始有點焦躁和動搖,打算回連隊。但當我看到在風雨中站了很長時間的哨兵后,便靜了下來——繼續等。

              風雨帶來的涼意越來越重。不知過了多久,感到有些支撐不住的我,突然發現報道組的燈竟奇跡般地亮了。我調整了幾次呼吸后,喊了一聲“報告”,便進了辦公室,只見新聞干事正陪著一個女同志在吃方便面。我猜這就是軍報的編輯,便有些慌張地向她走去,并把透著涼意的文稿交給她。她先是有些驚奇地看著我,然后熱情地叫我坐下,指一指桌上的方便面,叫我也“消滅”一碗。我說我要回連隊去了。編輯便問我連隊到師部有多遠,我說有三四里路,她卻聽成了三十里,說這么遠,又這么晚了,就在師部將就一晚,明天再回吧。我說連隊不讓在外過夜的。

              過了幾天,歷經一番周折后,我被調到了師報道組。新聞干事對我說,你走后,那位編輯一直很感動,說看到你就像看到自己當年在基層的樣子,還說稿子寫得不錯,準備用一篇。

              終于,我成了一名戰士報道員,伴隨著一次次用心采訪和一個個不眠之夜,一篇篇散發著油墨清香的稿件陸續見報。再后來,我走進了被譽為“軍事記者搖籃”的軍校新聞系,在堅持不懈地學習中,那個遙遠的夢漸漸清晰起來。

              一路走來,幫過我的人猶如天上的星星,多得數不清。到地方工作后,閱歷漸豐,心境趨靜,但那個雨夜、那個新聞干事、那個編輯一直在我內心深處,溫暖著我,鼓舞著我。后來,每當困惑、彷徨時,我都會咀嚼那段難忘的日子。是的,人應該有追求,永遠不要熄滅心中的燈。如果你用心環視四周,靜靜聆聽,就會聽到一種悠遠的呼喚,若堅定地向那呼喚走去,你會發現,彼岸的風景并非遙不可及。(陸海)

            >>><<<

            心燈

            2024-04-26

              進入紀檢監察系統工作以后,工作較忙,出差也不少。在忙碌的間隙,我時常想起過去。那些已漸漸走遠的人和事,不時闖進我的思緒,讓我情不自禁地生出許多感慨,為自己那份經歷悄悄地感動。

              那時,我還在某野戰部隊通信連。在經過三個月的嚴格軍訓后,我成了一名電話兵,每天忙于爬電線桿、收放線、接線頭、背電話號碼等枯燥的練習。有點空閑的時間,也被搞體能訓練、整理菜地等占據。一天下來,躺在床鋪上時,委屈和失意便不可遏制地涌上心頭。想當初,我可是抱著作品剪貼本,做著軍事記者夢,踏上南下的軍列的。

              可是日子卻在又黑又長的電話線間、班長的口令聲和田間地頭流逝。盡管內心不時被失望裹挾著,但我在努力當好一名戰士的同時,仍然堅持每天寫點文字,寫下自己從老百姓向軍人轉變過程中銘心刻骨的感受,寫下海訓時在沙灘長跑、在洶涌澎湃的海水中艱難游泳的體驗,也記錄下眾多參加演習的軍車在盤山公路上夜行時的遼闊場景。

              一個黃昏,我正遙望著遠方出神,突然被一位戰友拉上了“大解放”。上了車,才聽班長說是到師政治部出公差。

              到了以后,一名上尉軍官指揮我們搬一大堆書。在上尉熱情招呼我們喝水的時候,班長用眼睛瞄著他輕聲告訴我們,他是師新聞干事,在《解放軍報》、省報等報刊發了很多文章。臨走時,班長特意把我們帶到掛著“報道組”門牌的辦公室前,說新聞干事的文章就是在里面寫的。那一刻,我突然發現,作為軍事訓練標兵的班長那一直昂著的頭,很虛心地低著。我知道班長也愛好文學,晚上偶爾在被窩里爬爬格子,也悄悄地寄出過稿子。

              回來后,我眼前老是晃著那紅白相間的“報道組”的門牌,于是,心底那個無數次被按下的熱望又浮了上來。第二天,我給新聞干事寫了封信,講了我的夢想,說我想到報道組去,并莊重地附上我發表過的幾篇散文和幾篇軍營隨感。

              不久,一個飄雨的上午,新聞干事打電話到連隊找我,告訴我軍報有位編輯來部隊組稿,問我有沒有稿子,說機會難得。我用午休時間,把平時涂在本子上的那些文字整理出來,吃過晚飯便匆匆往師部趕。結果編輯不在,有人說,明天再來吧。

              當時雖然有些失望,但我決定等下去。等到晚上九點左右,隨著師部辦公樓的電燈一盞一盞熄滅,我開始有點焦躁和動搖,打算回連隊。但當我看到在風雨中站了很長時間的哨兵后,便靜了下來——繼續等。

              風雨帶來的涼意越來越重。不知過了多久,感到有些支撐不住的我,突然發現報道組的燈竟奇跡般地亮了。我調整了幾次呼吸后,喊了一聲“報告”,便進了辦公室,只見新聞干事正陪著一個女同志在吃方便面。我猜這就是軍報的編輯,便有些慌張地向她走去,并把透著涼意的文稿交給她。她先是有些驚奇地看著我,然后熱情地叫我坐下,指一指桌上的方便面,叫我也“消滅”一碗。我說我要回連隊去了。編輯便問我連隊到師部有多遠,我說有三四里路,她卻聽成了三十里,說這么遠,又這么晚了,就在師部將就一晚,明天再回吧。我說連隊不讓在外過夜的。

              過了幾天,歷經一番周折后,我被調到了師報道組。新聞干事對我說,你走后,那位編輯一直很感動,說看到你就像看到自己當年在基層的樣子,還說稿子寫得不錯,準備用一篇。

              終于,我成了一名戰士報道員,伴隨著一次次用心采訪和一個個不眠之夜,一篇篇散發著油墨清香的稿件陸續見報。再后來,我走進了被譽為“軍事記者搖籃”的軍校新聞系,在堅持不懈地學習中,那個遙遠的夢漸漸清晰起來。

              一路走來,幫過我的人猶如天上的星星,多得數不清。到地方工作后,閱歷漸豐,心境趨靜,但那個雨夜、那個新聞干事、那個編輯一直在我內心深處,溫暖著我,鼓舞著我。后來,每當困惑、彷徨時,我都會咀嚼那段難忘的日子。是的,人應該有追求,永遠不要熄滅心中的燈。如果你用心環視四周,靜靜聆聽,就會聽到一種悠遠的呼喚,若堅定地向那呼喚走去,你會發現,彼岸的風景并非遙不可及。(陸海)

            精品国产自线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_日韩亚洲欧美另类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