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wuxr"></tt>
      <b id="uwuxr"></b>
        <tt id="uwuxr"><address id="uwuxr"><dl id="uwuxr"></dl></address></tt>
        <tt id="uwuxr"><small id="uwuxr"></small></tt>
        1. <b id="uwuxr"></b>
          1. 案說

            民刑法律關系交織受賄數額如何確定

            從江蘇省連云港市公安局港口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魏學林案說起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4-04-03 08:09:20
            分享至:

            1.jpg

              特邀嘉賓

              賈永恒 連云港市紀委監委第一審查調查室干部

              孫善貴 連云港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

              張  川 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主任

              葛  進 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

              編者按

              本案中,2021年12月,魏學林將年度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以補貼形式發放給港口分局干警和職工,該行為如何定性?魏學林安排他人轉賬650萬元給翁某某用于購買甲公司財產份額,后翁某某又將該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應如何定性?翁某某欠魏學林購房款100萬元至案發未還,能否抵扣魏學林的受賄數額?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魏學林,男,1991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連云港港公安局(以下簡稱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連云港港口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連云港市公安局港口分局(以下簡稱港口分局)黨委書記、局長等職。

              違反政治紀律。2023年3月,魏學林因擔心被查處,安排下屬鐘某(另案處理)將套取公款13.65萬余元購買的無人機、相機等設備從單位轉移至某基金公司實際控制人翁某某住所,試圖掩蓋其貪污犯罪事實。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2021年12月,魏學林得知當年財政撥付資金尚有結余,且恰逢年底,為了給單位職工謀些“福利”,于是在局長辦公會上提出將其中部分資金(數額較?。┯糜诎l放“過年福利”。港口分局相關人員根據魏學林安排,以就餐人員充值卡以及基層單位特撥食堂補貼等名義分發給港口分局民警、安保輔助人員及食堂門衛。

              違反廉潔紀律。2018年6月,魏學林出資90萬元(其中40萬元為受賄所得)購買某科技公司(非上市)股份,由該公司股東鄧某代持,2019年至2020年,魏學林獲得分紅3萬元。

              受賄罪。2009年至2023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者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本人或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在案件辦理、工程承攬等方面提供幫助,非法收受財物折合共計1049萬元。

              其中,2015年至2022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本人或者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翁某某在案件協調等方面提供幫助。2021年至2022年,魏學林通過連云港某保安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某收受翁某某所送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合伙企業)4.2346%財產份額,其間,魏學林安排胡某某轉賬給翁某某650萬元,之后,翁某某又通過多種方式將上述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

              2017年至2019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某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在工程承攬事項上提供幫助。2018年6月,魏學林利用某科技公司股東鄧某賬戶,收受王某所送40萬元,后用于購買某科技公司股份。

              貪污罪。2017年年底,魏學林利用擔任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的職務便利,安排鐘某與某數碼公司法定代表人劉某簽訂虛假項目合同,套取公款13.65萬余元并使用上述資金購買相機、鏡頭、無人機等設備供己使用。2023年3月,魏學林擔心被查處,安排鐘某將上述相機、鏡頭、無人機等物品轉移至翁某某住處。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3年5月12日,經連云港市委批準,連云港市紀委監委對魏學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同日,經江蘇省監委批準,對魏學林采取留置措施。2023年8月12日,對其延長留置時間三個月。

              【移送審查起訴】2023年11月9日,連云港市監委將魏學林涉嫌受賄、貪污罪一案移送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起訴。

              【黨紀政務處分】2023年11月17日,經連云港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連云港市委批準,決定給予魏學林開除黨籍處分;由連云港市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

              【提起公訴】2023年12月22日,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以魏學林涉嫌受賄、貪污罪向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4年3月5日,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魏學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八十萬元;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七個月,并處罰金九十萬元。判決現已生效。

              1

              2021年12月,魏學林將年度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以補貼形式發放給港口分局干警和職工,該行為如何定性?

              賈永恒:在審查調查過程中,關于魏學林上述行為的定性有兩種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第二種意見認為構成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經過分析研討,我們認為魏學林構成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理由如下:

              第一,根據刑法規定,私分國有資產罪指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違反國家規定,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集體私分給個人,數額較大的行為。私分國有資產罪侵害的直接客體是國有資產的管理制度及其所有權。根據刑法第九十六條規定,本法所稱違反國家規定,是指違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的法律和決定,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規定的行政措施、發布的決定和命令。因此,私分國有資產罪中的違反國家規定有特殊內涵。而違規發放津貼補貼中的違反有關規定主要是指違反現行的黨內法規和有關規范性文件。2021年12月,魏學林得知當年財政撥付資金尚有結余,且恰逢年底,遂提出將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以就餐人員充值卡以及基層單位特撥食堂補貼等名義分發給單位職工,以此為大家謀些“過年福利”。由此可見,魏學林系將單位具有一定自主管理分配權的錢款以下發補貼方式發給員工,且數額較小,主觀上沒有私分國有資產的故意,根據主客觀相一致原則,不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

              第二,根據《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處分規定》相關規定,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有多種表現形式,比如,違反規定自行新設項目或者繼續發放已經明令取消的津貼補貼;超過規定標準、范圍發放津貼補貼;以有價證券、支付憑證、商業預付卡、實物等形式發放津貼補貼,等等。本案中,魏學林安排工作人員以就餐人員充值卡以及基層單位特撥食堂補貼等名義將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分發給港口分局民警、安保輔助人員及食堂門衛。上述事實有記賬憑證、領取人員簽名等相關書證證實,通過財務賬目能夠準確反映上述經費的去向,不存在騙取國家財政資金用于私分的情形,且數額較小,社會危害性較低,系典型的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

              綜上所述,魏學林的行為不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但其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巧立名目濫發錢物,依據2018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零四條規定,違反有關規定自定薪酬或者濫發津貼、補貼、獎金等,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依據情節輕重給予黨紀處分。魏學林的行為違反廉潔紀律相關條款,鑒于發生在黨的十八大后,應認定其構成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

              2

              2017年底,魏學林利用擔任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的職務便利,安排他人簽訂虛假項目合同,套取公款13.65萬余元購買相機、鏡頭、無人機等設備供個人使用,2023年3月又將相關物品轉移至他人處保管,上述行為如何評價?

              孫善貴:2017年底,鐘某根據魏學林的安排,與某數碼公司簽訂虛假項目合同,以項目款名義套取港公安局公款13.65萬余元。后魏學林安排鐘某使用上述資金購買無人機、相機及鏡頭等設備供其使用。2023年3月,因一名行賄人被留置,魏學林擔心被查處,安排鐘某將上述設備轉移至翁某某住所內,該住所內還存有魏學林其他個人財產。魏學林的行為構成貪污罪。理由如下:

              第一,魏學林利用擔任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職務上的便利,安排下屬鐘某與某數碼公司簽訂虛假項目合同,該數碼公司并未與港公安局有任何真實業務往來,相關項目款系港公安局的公款。第二,魏學林安排鐘某使用13.65萬余元購買上述設備并非因單位工作需要,而是出于自己使用的考慮,且在購買后不在單位進行任何登記或供單位使用,明顯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主觀目的。綜合考慮以上情節,應認定魏學林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賈永恒:根據2018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五十六條規定,有串供或者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等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既可以發生在組織決定審查后,也可以發生在違紀行為發生后、組織決定審查前。

              本案中,上述無人機等設備一直由鐘某按魏學林要求保管,實際由魏學林個人使用。2023年3月,魏學林在一名行賄人被留置后,因擔心被查,又安排鐘某將設備轉移至翁某某住所。在對魏學林采取留置措施后,我們依法對其辦公室及住所進行了搜查,但因相關涉案贓物已被轉移,搜查期間并未發現其涉嫌貪污罪相關贓款贓物,魏學林本人因此存在僥幸心理,認為只要自己不交代,組織不可能發現其貪污問題,客觀上影響了案件進展。經過深入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魏學林最終交代了其貪污公款及轉移贓物的事實。上述無人機等設備既是贓物,又是證據,魏學林在組織對其立案審查前轉移證據,其目的在于掩蓋犯罪事實,既反映了其對相關財物的占有和控制,又體現其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千方百計逃避組織查處,本質上屬于對抗組織審查行為。因此,我們認為其轉移隱匿證據行為構成違反政治紀律。

              3

              魏學林安排他人轉賬650萬元給翁某某用于購買甲公司財產份額,后翁某某又將該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應如何定性?翁某某欠魏學林購房款100萬元至案發未還,能否抵扣魏學林的受賄數額?

              葛進:2015年至2022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本人或者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翁某某在案件協調、職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2021年至2022年,翁某某提出將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財產份額送給魏學林,魏學林安排胡某某轉賬給翁某某650萬元,并讓胡某某代持,之后,翁某某又通過多種方式將上述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經研究,我們認為魏學林上述行為構成受賄罪。理由如下:

              第一,魏學林為翁某某謀取了利益。受賄罪構成要件之一即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本案中,魏學林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直接為翁某某謀取利益,又利用了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承諾或實際通過相關人員為翁某某謀取不正當利益。

              第二,魏學林收受甲公司財產份額侵害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和不可收買性。本案中,魏學林收受翁某某所送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財產份額,該財產份額是其利用職權為翁某某謀取利益的對價,權錢交易特征明顯。

              第三,魏學林安排他人轉賬650萬元給翁某某并非真實的市場行為。2021年至2022年,魏學林安排胡某某轉賬給翁某某650萬元,之后,翁某某又通過多種方式將上述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制作虛假交易過程,企圖掩人耳目,實際上并未支付任何款項,本質上翁某某系向魏學林進行利益輸送,將甲公司4.2346%財產份額送予魏學林。

              張川:2021年至2022年,魏學林與翁某某就收受甲公司價值650萬元的財產份額達成一致。其間,翁某某因個人住房需求出資150萬元向魏學林購買一套房產,至案發時尚欠100萬元購房款,但該100萬元欠款并不影響受賄數額的認定。

              一方面,2021年,魏學林與翁某某就收受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財產份額已經達成合意,之后,雙方在該犯意支配下,逐步辦理財產份額過戶手續,直至2022年1月最終完成,受賄故意形成在欠付購房款之前;另一方面,翁某某向魏學林購買房產確實存在住房需求,且按照正常市場價格購買,因資金緊張至案發時仍欠余款100萬元,供證雙方均稱欠付購房款與收受價值650萬元財產份額無關。魏學林收受財產份額是受賄犯罪行為,翁某某欠付購房款是普通民事行為,二者系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不能混同,更不能進行數額抵扣,故不影響該筆事實中魏學林受賄數額的認定。

              4

              2018年6月,魏學林將收受他人的40萬元與自有資金50萬元用于購買某科技公司股份,由該公司股東鄧某代持,2019年至2020年,魏學林獲得分紅3萬元。該分紅性質系受賄孳息還是違紀所得?魏學林犯數罪,法院在量刑時有何考量?

              孫善貴:經查,2017年至2019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某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在工程承攬事項上提供幫助。2018年6月,魏學林利用某科技公司股東鄧某賬戶,收受王某所送40萬元,后與自有資金50萬元一同以鄧某名義購買某科技公司股份。

              魏學林作為黨員領導干部,違反有關規定,以鄧某名義投資90萬元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并獲取分紅,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廉潔性,系違規從事營利活動,構成違反廉潔紀律。對于魏學林所獲分紅3萬元,應當根據其投入的90萬元來源和性質具體分析。具體而言,魏學林投入的90萬元中50萬元系合法財產,另外40萬元為受賄款項,因此應當按照合法財產和受賄款項占投資入股總額的相應比例計算,故該3萬元分紅款中1.33萬元系受賄孳息,1.67萬元系違紀所得。目前均已追繳到位。

              葛進:魏學林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者利用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受賄罪,受賄數額特別巨大。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貪污罪。公訴機關指控魏學林犯受賄罪、貪污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本院予以支持。魏學林歸案后如實供述監察機關已掌握的受賄犯罪事實及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賄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予以從輕處罰。魏學林真誠悔罪,積極退贓,并預繳罰金,酌情予以從輕處罰。法院綜合考量魏學林犯罪事實、情節輕重、社會危害等,根據刑法第六十九條關于數罪并罰的規定,判決魏學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八十萬元;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七個月,并處罰金九十萬元。魏學林認罪服判。(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方弈霏)

            >>><<<

            民刑法律關系交織受賄數額如何確定

            從江蘇省連云港市公安局港口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魏學林案說起
            2024-04-03

            1.jpg

              特邀嘉賓

              賈永恒 連云港市紀委監委第一審查調查室干部

              孫善貴 連云港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

              張  川 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主任

              葛  進 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

              編者按

              本案中,2021年12月,魏學林將年度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以補貼形式發放給港口分局干警和職工,該行為如何定性?魏學林安排他人轉賬650萬元給翁某某用于購買甲公司財產份額,后翁某某又將該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應如何定性?翁某某欠魏學林購房款100萬元至案發未還,能否抵扣魏學林的受賄數額?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魏學林,男,1991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連云港港公安局(以下簡稱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連云港港口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連云港市公安局港口分局(以下簡稱港口分局)黨委書記、局長等職。

              違反政治紀律。2023年3月,魏學林因擔心被查處,安排下屬鐘某(另案處理)將套取公款13.65萬余元購買的無人機、相機等設備從單位轉移至某基金公司實際控制人翁某某住所,試圖掩蓋其貪污犯罪事實。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2021年12月,魏學林得知當年財政撥付資金尚有結余,且恰逢年底,為了給單位職工謀些“福利”,于是在局長辦公會上提出將其中部分資金(數額較?。┯糜诎l放“過年福利”。港口分局相關人員根據魏學林安排,以就餐人員充值卡以及基層單位特撥食堂補貼等名義分發給港口分局民警、安保輔助人員及食堂門衛。

              違反廉潔紀律。2018年6月,魏學林出資90萬元(其中40萬元為受賄所得)購買某科技公司(非上市)股份,由該公司股東鄧某代持,2019年至2020年,魏學林獲得分紅3萬元。

              受賄罪。2009年至2023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者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本人或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在案件辦理、工程承攬等方面提供幫助,非法收受財物折合共計1049萬元。

              其中,2015年至2022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本人或者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翁某某在案件協調等方面提供幫助。2021年至2022年,魏學林通過連云港某保安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某收受翁某某所送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合伙企業)4.2346%財產份額,其間,魏學林安排胡某某轉賬給翁某某650萬元,之后,翁某某又通過多種方式將上述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

              2017年至2019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某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在工程承攬事項上提供幫助。2018年6月,魏學林利用某科技公司股東鄧某賬戶,收受王某所送40萬元,后用于購買某科技公司股份。

              貪污罪。2017年年底,魏學林利用擔任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的職務便利,安排鐘某與某數碼公司法定代表人劉某簽訂虛假項目合同,套取公款13.65萬余元并使用上述資金購買相機、鏡頭、無人機等設備供己使用。2023年3月,魏學林擔心被查處,安排鐘某將上述相機、鏡頭、無人機等物品轉移至翁某某住處。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3年5月12日,經連云港市委批準,連云港市紀委監委對魏學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同日,經江蘇省監委批準,對魏學林采取留置措施。2023年8月12日,對其延長留置時間三個月。

              【移送審查起訴】2023年11月9日,連云港市監委將魏學林涉嫌受賄、貪污罪一案移送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起訴。

              【黨紀政務處分】2023年11月17日,經連云港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連云港市委批準,決定給予魏學林開除黨籍處分;由連云港市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

              【提起公訴】2023年12月22日,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以魏學林涉嫌受賄、貪污罪向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4年3月5日,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魏學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八十萬元;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七個月,并處罰金九十萬元。判決現已生效。

              1

              2021年12月,魏學林將年度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以補貼形式發放給港口分局干警和職工,該行為如何定性?

              賈永恒:在審查調查過程中,關于魏學林上述行為的定性有兩種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第二種意見認為構成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經過分析研討,我們認為魏學林構成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理由如下:

              第一,根據刑法規定,私分國有資產罪指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違反國家規定,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集體私分給個人,數額較大的行為。私分國有資產罪侵害的直接客體是國有資產的管理制度及其所有權。根據刑法第九十六條規定,本法所稱違反國家規定,是指違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的法律和決定,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規定的行政措施、發布的決定和命令。因此,私分國有資產罪中的違反國家規定有特殊內涵。而違規發放津貼補貼中的違反有關規定主要是指違反現行的黨內法規和有關規范性文件。2021年12月,魏學林得知當年財政撥付資金尚有結余,且恰逢年底,遂提出將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以就餐人員充值卡以及基層單位特撥食堂補貼等名義分發給單位職工,以此為大家謀些“過年福利”。由此可見,魏學林系將單位具有一定自主管理分配權的錢款以下發補貼方式發給員工,且數額較小,主觀上沒有私分國有資產的故意,根據主客觀相一致原則,不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

              第二,根據《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處分規定》相關規定,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有多種表現形式,比如,違反規定自行新設項目或者繼續發放已經明令取消的津貼補貼;超過規定標準、范圍發放津貼補貼;以有價證券、支付憑證、商業預付卡、實物等形式發放津貼補貼,等等。本案中,魏學林安排工作人員以就餐人員充值卡以及基層單位特撥食堂補貼等名義將結余的部分財政資金分發給港口分局民警、安保輔助人員及食堂門衛。上述事實有記賬憑證、領取人員簽名等相關書證證實,通過財務賬目能夠準確反映上述經費的去向,不存在騙取國家財政資金用于私分的情形,且數額較小,社會危害性較低,系典型的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

              綜上所述,魏學林的行為不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但其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巧立名目濫發錢物,依據2018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零四條規定,違反有關規定自定薪酬或者濫發津貼、補貼、獎金等,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依據情節輕重給予黨紀處分。魏學林的行為違反廉潔紀律相關條款,鑒于發生在黨的十八大后,應認定其構成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

              2

              2017年底,魏學林利用擔任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的職務便利,安排他人簽訂虛假項目合同,套取公款13.65萬余元購買相機、鏡頭、無人機等設備供個人使用,2023年3月又將相關物品轉移至他人處保管,上述行為如何評價?

              孫善貴:2017年底,鐘某根據魏學林的安排,與某數碼公司簽訂虛假項目合同,以項目款名義套取港公安局公款13.65萬余元。后魏學林安排鐘某使用上述資金購買無人機、相機及鏡頭等設備供其使用。2023年3月,因一名行賄人被留置,魏學林擔心被查處,安排鐘某將上述設備轉移至翁某某住所內,該住所內還存有魏學林其他個人財產。魏學林的行為構成貪污罪。理由如下:

              第一,魏學林利用擔任港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職務上的便利,安排下屬鐘某與某數碼公司簽訂虛假項目合同,該數碼公司并未與港公安局有任何真實業務往來,相關項目款系港公安局的公款。第二,魏學林安排鐘某使用13.65萬余元購買上述設備并非因單位工作需要,而是出于自己使用的考慮,且在購買后不在單位進行任何登記或供單位使用,明顯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主觀目的。綜合考慮以上情節,應認定魏學林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賈永恒:根據2018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五十六條規定,有串供或者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等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既可以發生在組織決定審查后,也可以發生在違紀行為發生后、組織決定審查前。

              本案中,上述無人機等設備一直由鐘某按魏學林要求保管,實際由魏學林個人使用。2023年3月,魏學林在一名行賄人被留置后,因擔心被查,又安排鐘某將設備轉移至翁某某住所。在對魏學林采取留置措施后,我們依法對其辦公室及住所進行了搜查,但因相關涉案贓物已被轉移,搜查期間并未發現其涉嫌貪污罪相關贓款贓物,魏學林本人因此存在僥幸心理,認為只要自己不交代,組織不可能發現其貪污問題,客觀上影響了案件進展。經過深入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魏學林最終交代了其貪污公款及轉移贓物的事實。上述無人機等設備既是贓物,又是證據,魏學林在組織對其立案審查前轉移證據,其目的在于掩蓋犯罪事實,既反映了其對相關財物的占有和控制,又體現其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千方百計逃避組織查處,本質上屬于對抗組織審查行為。因此,我們認為其轉移隱匿證據行為構成違反政治紀律。

              3

              魏學林安排他人轉賬650萬元給翁某某用于購買甲公司財產份額,后翁某某又將該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應如何定性?翁某某欠魏學林購房款100萬元至案發未還,能否抵扣魏學林的受賄數額?

              葛進:2015年至2022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本人或者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翁某某在案件協調、職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2021年至2022年,翁某某提出將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財產份額送給魏學林,魏學林安排胡某某轉賬給翁某某650萬元,并讓胡某某代持,之后,翁某某又通過多種方式將上述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經研究,我們認為魏學林上述行為構成受賄罪。理由如下:

              第一,魏學林為翁某某謀取了利益。受賄罪構成要件之一即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本案中,魏學林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直接為翁某某謀取利益,又利用了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承諾或實際通過相關人員為翁某某謀取不正當利益。

              第二,魏學林收受甲公司財產份額侵害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和不可收買性。本案中,魏學林收受翁某某所送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財產份額,該財產份額是其利用職權為翁某某謀取利益的對價,權錢交易特征明顯。

              第三,魏學林安排他人轉賬650萬元給翁某某并非真實的市場行為。2021年至2022年,魏學林安排胡某某轉賬給翁某某650萬元,之后,翁某某又通過多種方式將上述650萬元退還給魏學林,制作虛假交易過程,企圖掩人耳目,實際上并未支付任何款項,本質上翁某某系向魏學林進行利益輸送,將甲公司4.2346%財產份額送予魏學林。

              張川:2021年至2022年,魏學林與翁某某就收受甲公司價值650萬元的財產份額達成一致。其間,翁某某因個人住房需求出資150萬元向魏學林購買一套房產,至案發時尚欠100萬元購房款,但該100萬元欠款并不影響受賄數額的認定。

              一方面,2021年,魏學林與翁某某就收受價值650萬元的甲公司財產份額已經達成合意,之后,雙方在該犯意支配下,逐步辦理財產份額過戶手續,直至2022年1月最終完成,受賄故意形成在欠付購房款之前;另一方面,翁某某向魏學林購買房產確實存在住房需求,且按照正常市場價格購買,因資金緊張至案發時仍欠余款100萬元,供證雙方均稱欠付購房款與收受價值650萬元財產份額無關。魏學林收受財產份額是受賄犯罪行為,翁某某欠付購房款是普通民事行為,二者系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不能混同,更不能進行數額抵扣,故不影響該筆事實中魏學林受賄數額的認定。

              4

              2018年6月,魏學林將收受他人的40萬元與自有資金50萬元用于購買某科技公司股份,由該公司股東鄧某代持,2019年至2020年,魏學林獲得分紅3萬元。該分紅性質系受賄孳息還是違紀所得?魏學林犯數罪,法院在量刑時有何考量?

              孫善貴:經查,2017年至2019年,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某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在工程承攬事項上提供幫助。2018年6月,魏學林利用某科技公司股東鄧某賬戶,收受王某所送40萬元,后與自有資金50萬元一同以鄧某名義購買某科技公司股份。

              魏學林作為黨員領導干部,違反有關規定,以鄧某名義投資90萬元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并獲取分紅,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廉潔性,系違規從事營利活動,構成違反廉潔紀律。對于魏學林所獲分紅3萬元,應當根據其投入的90萬元來源和性質具體分析。具體而言,魏學林投入的90萬元中50萬元系合法財產,另外40萬元為受賄款項,因此應當按照合法財產和受賄款項占投資入股總額的相應比例計算,故該3萬元分紅款中1.33萬元系受賄孳息,1.67萬元系違紀所得。目前均已追繳到位。

              葛進:魏學林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者利用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受賄罪,受賄數額特別巨大。魏學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貪污罪。公訴機關指控魏學林犯受賄罪、貪污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本院予以支持。魏學林歸案后如實供述監察機關已掌握的受賄犯罪事實及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賄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予以從輕處罰。魏學林真誠悔罪,積極退贓,并預繳罰金,酌情予以從輕處罰。法院綜合考量魏學林犯罪事實、情節輕重、社會危害等,根據刑法第六十九條關于數罪并罰的規定,判決魏學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八十萬元;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七個月,并處罰金九十萬元。魏學林認罪服判。(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方弈霏)

            精品国产自线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_日韩亚洲欧美另类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观看